ca888亚洲城唯一官网

图片 7
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杭州市生态公益林建设总体规划的通知,良好生态孕育钱江源头

关于开展,校工会部署下半年工会工作

我们为你们送食物来了,我真希望他们都安然无恙

    中国绿色时报5月14日报道 “一直跟他们联系不上,不知道那边情况到底怎么样?”
  5月13日下午,当记者连线正在成都出差的四川省卧龙大熊猫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王永跃时,她言语里带着哭腔。
  “我12日早上刚从卧龙出来,下午卧龙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地震灾害,交通、通讯都中断了,现在一无所知,除了担心,还是担心。”此时此刻,记者明显感觉到电话那端的王永跃心急如焚。
  她告诉记者,在保护区里,野外的大熊猫应该都没有大问题,毕竟它们还有吃的,而且动物对灾害具有预测和应变能力。她现在惟一担心的是室内圈养的大熊猫,以及平日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我真的希望他们都安然无恙。”
  从2002年大学毕业,王永跃来到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到现在已是第六个年头。一直以来,关心王永跃的家人、朋友都不太理解,觉得风华正茂的年纪呆在一个山沟里,可惜了,更何况是一个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经常光顾,一下雪则车祸频繁发生,缺医少药、物资匮乏的小山谷。“这期间也有过更好的选择,但我不想离开,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更主要的是我从心里喜欢这份工作。”王永跃坦言。
  不长不短的6年,使王永跃对卧龙的一山一水和国宝大熊猫,以及卧龙淳厚纯朴的乡亲、真诚友善的同事都产生了深厚感情。
  “听说卧龙是震中时,我当时吓哭了,第一感觉是完了,14时30分上班,14时28分这个时间真的真的很难预料大家都在哪,在干什么,还有那些大熊猫,它们有没有受伤?”
  王永跃觉得,在没有得知任何可靠信息的前提下,自己不该妄自猜测。然而,担心、牵挂、焦虑又总使她忍不住胡思乱想。“地震发生时间离上班还有两分钟呢,真希望他们那时都在一个开阔的地方,在上班路上,或在办公楼外面晒太阳、聊天,干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呆在房间里。”
  交通受阻,卧龙回不去,王永跃呆在宾馆里,一直盯着电视,试图从电视台反复播放的画面中捕捉到有关卧龙灾情的报道。晚上仅有的一个小时睡眠,她梦见自己回到卧龙去援救。
  “以前看美国灾难片,总觉得那些很遥远,现在,当灾难真实地发生时,才感受到人在自然灾害面前多么渺小。”王永跃说,卧龙有400名左右的职工,办公室和职工宿舍都是砖混结构的房子,若倒塌砸下来,人和动物都难逃此劫。“现在卧龙那边还下暴雨,早晚温差也很大,他们一定很冷,如果受伤了还冻病了,又无法得到救护,实在太残酷了。”
  透过电话,焦急的情绪一直伴随着整个采访。王永跃不止一次地表示,她宁可没有来成都,而是跟她的同事们,和那群可爱至极的大熊猫呆在一起,这样,也好过现在极度焦灼不安。她说,只要交通一疏通,马上就起程赶回卧龙,哪怕徒步几十公里走进山……

摘要:
汶川大地震牵动着海内外亿万人的心,人们祈祷着灾区人民能平安渡过难关.同时,也有很多人在关心受灾同胞的..卧龙大熊猫,我们为你们送食物来了!
汶川大地震牵动着海内外亿万人的心,人们祈祷着灾区人民能平安渡过难关.同时,也有很多人在关心受灾同胞的同时也关注着同样处于震中心的国宝大熊猫.连日来,很多国际组织和国内外友人纷纷发来慰问信,询问有关大熊猫的情况,并向各熊猫基地的工作人员表示慰问.一些知名艺人象李玟,莫文蔚等也表达了对大熊猫的担心.截止目前,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包括卧龙,成都,雅安三个熊猫基地的大熊猫都没有出现伤亡.在野外,也没有发现大熊猫的尸体.这真是不幸的万幸.但目前,三个基地的熊猫尤其是卧龙正面临饲料和急救药品的短缺.以下是转自我们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网站的信息.让我们祈祷目前仍然处在地震灾区的万物生灵都能平安.卧龙大熊猫,我们为你们送食物来了!5月16日上午10时许,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接到了国家林业局、四川省林业厅、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的紧急指示,要求基地即刻准备大熊猫食物和急救药品,并尽快送往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虽然基地目前也面临着竹源地有限、旅游收入大幅度下降、部分建筑受损待修复等重重困难,但基地全体人员始终牵挂着地处重灾区的卧龙的情况。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基地领导高度重视,立刻会同动管部、兽医院专家制订运送食物、急救药品的方案。  但经过多方联系,基地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卧龙大熊猫准备了竹子2500公斤,竹笋2000公斤,窝头100公斤,苹果1000公斤,熊猫专用奶粉200公斤。其中,竹子直接由卡车到基地的竹源地拉,竹笋及其它饲料从基地送出。运输食物和药品的车辆将很快从基地出发,前往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成都大熊猫基地从库存中调出药品送往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  卧龙大熊猫,你们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为你们送食物来了!心系灾区我们在行动
“512地震”之后,数百份通过邮件、传真、短信、电话等方式从千里之外传至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关心、问候让基地的每一位员工都深受鼓舞和感动。而基地的每一位员工也随时关注着汶川地震重灾区的情况,特别是我们的兄弟单位——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各位大熊猫专家、饲养员和近80只大熊猫的安危。经过连续三天的联系,基地领导终于在5月15日与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取得了联系,虽然电话信号非常弱致使通话几度被中断,但得知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一切都好时,基地专家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目前,基地已经做好了抢救、治疗野外受伤大熊猫的一切准备工作,一旦震后自然保护区内的大熊猫需要基地援救,基地专家将会全力以赴拯救国宝,提供人、财、物和技术支持。
与此同时,5月15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也向基地全体员工发出了倡议:基地全体同仁:  2008年5月12日下午14时28分,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了7.8级地震,四川省及周边其他地区都受到了很大影响。这场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给灾区群众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创伤。灾区人民正面临着缺电少水、供应短缺、交通阻塞和通讯不畅等各种考验。  基地党支部、工会、团支部向全体员工倡议:伸出我们的双手,献出我们的爱心,用每个人力所能及的付出,汇成爱的洪流;用我们共同的力量,为缓解灾区人民困境、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贡献微薄之力!
心系灾区,我们在行动!为了大熊猫,我们坚持战斗在一线
2008年5月12日下午14时28分,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了7.8级地震,四川省及周边其他地区都受到了很大影响。而基地职工中也有不少人的父母、家属身处灾区,面临着缺电少水、供应短缺、交通阻塞和通讯不畅等各种考验。家人、亲朋好友的安危牵动着每个职工的心。
陈家炳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是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一名普通的保卫人员,在基地工作已近十年,现为基地保卫部班长。地震发生后,当他得知丈母娘、老丈人所在德阳绵竹也是重灾区之一时,他非常焦急,很想立即赶回家去探望、安抚受灾的家人。
可地震之后,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需要更多的人力去排查小段外墙倒塌、部分建筑裂缝形成的种种安全隐患,需要更多的人去安抚、稳定在基地旅游的国内外游客的心,维持和谐、稳定的旅游秩序;而刚受到惊吓的“国宝”大熊猫,更需要加强监控和守卫,确保它们的健康、安全不因余震而受到更大的影响。
身为保卫部班长,陈家炳深知责任重大。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的他,立即带领基地保卫人员投入到了震后的安全保卫工作中。他就这样坚持着一直到5月14号,在完成了震后

《复旦青年》连线复旦99级中文系校友、《新闻晨报》记者吴飞,讲述被困卧龙80小时经历5月12日:惊魂一分钟“拼命跑到基地外的空地后,我才清晰地意识到,‘我还活着!’”“采访完了吗?采访完了你小子就赶紧回来,别在那儿瞎玩。”“还约了基地的一个负责人采访。恐怕要晚一两天了。”5月12日14时15分,《新闻晨报》时政部主任王骥飞和记者吴飞在电话里调侃。他们谁也不会料到13分钟以后的巨大灾难。吴飞在卧龙。三天前,他被派往卧龙基地采访大陆赠台的两只大熊猫“团团”和“圆圆”。
按计划,吴飞应该在5月12日下午从成都返沪。但由于采访对象临时有事推迟采访,他的行程被推迟。14时28分,卧龙地面剧烈颤动。吴飞本能地跑出房间,奔向基地外的空地。仅仅一分钟,“我看到几步外的一整个屋顶轰的一声坠了下来,溅了我一脸灰尘。”他想拨打手机,但没有信号。“我只想告诉别人这里地震了,并且非常强烈。”此时,王骥飞也在不断拨打吴飞的手机,听筒里是漫长的寂静,“无法接通”。晚上,越来越多的人群开始聚集到基地外的空地上来避难。天空不停飘着雨,海拔近2000米的卧龙在5月份的夜晚温度只有1℃-2℃,吴飞说:“我把所有的衣服穿在了身上,还是直发抖。”而余震还在频频发生。吴飞躲在一辆小汽车内,听着车载广播里的地震专题节目,他试着一遍遍拨打手机,但一直未接通,在上海的吴飞父母也在一遍遍地拨打儿子的手机。手机里长久的寂静让他们心急如焚。5月13日:天佑吴飞“在这个环境里我觉得必须聊天,如果不说话,大家都会非常绝望、悲观、沮丧。”  凌晨2点多,距离地震发生12小时,吴飞估算了一下,这里大大小小的余震,或者说是感觉到的震感,已经超过了上千次。“出于一个记者的本能,我开始四处打听卧龙县的灾难情况。地震之后,当地水断、电断、通讯断。更可怕的是,听说对外的道路完全被塌方的巨石隔断,卧龙镇被‘孤立’了。”  卧龙在一个山谷中,有两条盘山的路,一条到映秀镇,另一条翻过四姑娘山到小金县。据吴飞了解,两条路全都被堵住了,到现在映秀那条还没有挖通。砸在路上的石头,大的能有两辆卡车那么大,直挺挺地就在路中,把路砸出一辆轿车大的坑。有的河道被堵住,水就把路淹了。天明时分,收音机里传出举国总动员进行营救的信息,当地的干部和村民开始乐观起来,但是始终没有关于卧龙的任何消息。晚上8点,卧龙。雨在下了近30个小时后开始逐渐减小。吴飞他们中午吃一碗稀饭,晚上两碗稀饭,一天一瓶矿泉水,再渴就咽咽唾沫。避难的人们依靠着熊猫基地为数不多的存粮维持着,艰难地维持着。吴飞通过收音机收听新闻,并把新闻告诉被困的人们。他与很多人一起聊天,当地的干部、受伤的群众、被困的老外……大家一起不停地重复,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好自己,不要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在这个环境里我觉得必须聊天,如果不说话,大家都会非常绝望、悲观、沮丧,只有说话,才会有些希望,知道现在是最坏的情况,接下来一定会好起来的。”5月14日:救兵到来“给我妈打电话,我都没有让她说话,只说我很好,我给你说三点卧龙的情况,你马上找到报社,并联系越多媒体越好,让大家都知道卧龙的情况。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5月14日14时30分,地震发生整整48小时后,吴飞向母亲报了平安。“人没事,就是这里断水断电,缺吃的喝的。”母亲转告报社,一时间,编辑部里奔走相告。
吴飞是用卫星电话和家人取得联系的。卧龙有两台卫星电话,为防止森林火灾准备的,但是因为太久没有发生火灾,电话欠费停机了。一位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的刘博士修好了卧龙用于森林防火的卫星电话。作为为数不多能够熟练操作卫星电话的人员之一,吴飞专门负责替别人拨电话向家里报平安。卫星电话成为了震后三四天卧龙与外界有联系的唯一通道。直到16号又运到了10部卫星电话。接着,吴飞成功地连线上了晨报营救小组,向救灾指挥部的军队领导汇报当地情况,并且在一位博士帮助下将直升机可降落点的经纬度坐标给了指挥部——这是第一条有关卧龙灾情的消息。下午五点左右,央视播出了最新的来自卧龙的报道,同时也报道了吴飞在卧龙积极组织营救的事迹。“外面媒体报道了我的事情,说我有多厉害,其实我做的时候完全都没有想到这些啊,怎么可能想到这个呢。只有自救,和大家一起自救。每一个灾民都是值得景仰的。”傍晚,第一批6个生命垂危的伤员被送上直升机。“感谢解放军,感谢上海的媒体,感谢《新闻晨报》的好记者!”到达军用机场后,伤员们说。吴飞还留在那里,此时他已是卧龙自然保护区灾民自救队伍的“副总指挥”。他在晚上11点15分和报社通了电话:“还有不少伤员等待救援,直升机一次能输送的人员有限,我没事,就待在这里吧。”
5月15日:我们还在等待“我相信,救援大部队马上就会到来。而在这之后,我会选择不在第一时间回上海,而是和我的同事们一起,拿起手中的笔深入灾区。”晚上十点,吴飞已在卧龙被困了近80个小时,又有更多的伤员和外籍人士被救援部队送走了。卧龙离开震中不过二三十公里,和映秀镇离开震中的距离是差不多的。但是在映秀死了九千来人,这里只死了九十来人。“我们还在等待,情绪比之前已经明显好转,毕竟,我们已经开始得到了关注,但我仍然希望媒体多多关注卧龙,这些时候媒体对卧龙的报道少之又少,所有人心里没底,觉得这里是一片被遗忘的角落,其实这里有万余无家可归的人,有山体滑坡和河道堵塞,有饿了很多天的大熊猫幼崽。”“我很乐观,如果不乐观的话就没法活下去;我很脏,那么多天没有洗过澡;我很渴,现在我就在拼命咽着唾沫;我很饿,这几天我从来没吃饱过。但我自觉自己在这里做了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